然而并没有什么好介绍的|_・)

关于

【周叶】时间

小学生文笔回来了

有ooc

有ooc

有ooc


不介意请看


时间

周泽楷是一位【钟表匠】,这个职业不是寻常的钟表匠,他会每天在不同时空中穿梭,寻找【时光】。

【时光】是什么?

【时光】是每个世界的时间,模样是一个巨大的钟表,代表这个世界时间的流动。如果钟表出现问题,那么整个世界的世界都会乱套,可能上一秒你还在与朋友正常的交流,这一秒就见到了个死了好多年的某个人,而下一秒你指不定自己就穿越到某个不知名的时间了。

周泽楷的工作就是找到损坏的【时光】并修复它。

周泽楷因为这份工作,所以不会老去,但如果他有一天不想继续做下去,便可以把位子传个下一个【钟表匠】,自己到【钟表店】(【钟表匠】的居处)继续生活。

但是【钟表匠】是要经过精挑细选的,因为【钟表匠】的存在关乎到每一个世界的秩序,所以要减少言谈,周泽楷对于上一任【钟表匠】而言就是最好的选择,本身周泽楷就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其次,就算周泽楷想要透露些什么东西,也没有多少人有耐心以及高超的脑补理解能力能够听懂周泽楷的话。

周泽楷就是这样一位少言寡语的【钟表匠】。

这一次,周泽来到这个故事发生的世界,但不是因为【时光】出现故障。而是周泽楷感觉不到这个世界【时光】的存在。

每一个世界【时光】都不是处于特定的某个位置,它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在各地辗转,但【时光】的特殊波动会让【钟表匠】知道它的存在,并感知是否完好。

所以周泽楷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时光】。

每一天,周泽楷在大街小巷中穿梭行走,寻找【时光】的所在,这里没有,那里没有,【时光】还是没有找到。

周泽楷一直没有找到【时光】,但是他遇见了叶修,一个甜品店主,一个他真切爱上的人。

周泽楷之所以会看到这家店,是因为这家店的名字就叫【时光】

【时光】是有灵性的,它会选择任何带有时光意味的物品或地方暂作停留。周泽楷牢牢记得上一位钟表匠的话,所以,他走进了这一家甜品店。

【这是一个不像店主的人,周泽楷是如此回忆他与叶修的第一次遇见。】

那时,店主正懒懒地躺在一张布艺沙发上,身上的白衬衣解开了几颗扣子,黑色领结被扯开,然后无情地丢到一旁,围在身上的黑色围裙也歪歪斜斜的,和他的主人一副模样。

门是一直开着的,周泽楷走进来几分钟了,店主都没有发现,闭着眼睛一直在睡,周泽楷歪了歪脑袋,然后拉响了柜台上的铃铛。

店主被惊醒了,唰的一下坐起来,顺手抹了一把本不存在的哈喇子,神色清明得仿佛刚才睡着的不是他。

店主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看着他,两两相望,无口者胜。

店主轻笑一声:“呵。”这才从沙发上起来,慢条斯理地理好围裙和衬衣,扣子没有没有扣上,领结被塞进口袋里。还是能看见锁骨,周泽楷想。

店主指指招牌,你想吃什么?

周泽楷,看向招牌。

似乎是与这家店的名字相呼应,所有的点心都与时间有关,【年轮】【光阴】【时过境迁】【流年之时】……

周泽楷想了想,吐出两个字:“轮回。”

店主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将周泽楷引到沙发上坐下,让他稍等片刻,自己走进后厨去做点心。只有一个人吗?周泽楷想。

等了应该有十分钟吧,周泽楷这才看到叶修端着一盘东西,从后厨缓缓步出。

“喏,你要的【轮回】”店主把盘子随意放在周泽楷面前,自己则大大咧咧地做到沙发的另一端。

店主的随性也许这就是没有客人的原因,周泽楷想。

“才不是这样,没有客人是因为刚开业不久,且没到下班时间,年轻人不能这样,要尊重前辈。”店主瞥了一眼周泽楷反驳道。

周泽楷:“!!!!!!”

“年轻人不要这么激动,淡定点。”店主勾起一个懒散的笑。

周泽楷想了想,然后说:“!!!”

店主终于大笑起来:“年轻人,难道你不知道你所有的心事都写在你脸上了吗,一览无余啊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晃了晃:“没。”

“还真没人说过啊,算了,没事,你先吃蛋糕好了。”店主表示了一下惊讶,然后挥手示意周泽楷可以开始吃甜品了。

这时,周泽楷才定定心心地看面前的甜点,圆形蛋糕,外面是颜色是从黑到白的渐变色的奶油,蛋糕表面被蛋糕师细心地用器具在黑色的地方刻出了一个钟表的形状。周泽楷避开那个图案,从另一边白色的地方挖了一块蛋糕,雪白的奶油下是黑色的蛋糕,奇怪的蛋糕,周泽楷想。

一口吃下去,外层的奶油在嘴中化开,带来甜腻的味觉感受,里面是浓厚的咖啡味,很浓,很苦,甜味和苦味在嘴中兜兜转转,最后化成一个圈。真像轮回,周泽楷想。

蛋糕很快被吃完了,周泽楷表示这份蛋糕值得【轮回】这个名字,也知道这个店主的绝对自信来源。所以周泽楷转向店主轻声说了句抱歉。

“没必要给哥道歉,下次继续来吃就好了。”店主这么回答。

 

于是,周泽楷听了店主的话,每天都来。

周泽楷每一天都四处寻找【时光】,然后在下午,去到甜品店,点上一杯甜点。

一来二去,就这样,周泽楷与这位店主熟络起来。

周泽楷知道这位店主叫叶修,原来在嘉世大酒店担任高级甜品师,然后被炒了,只好自己开一家甜品店,过过小生意。

周泽楷还知道叶修看似懒散,不拘小节,爱嘲讽,其实是个很温柔,很细心的人。他会照顾周围的流浪猫,他会观察周泽楷的神情,调整给他的甜点的口味。

周泽楷还知道叶修的手非常漂亮,就是用这双手,完成了一份又一份精致的甜点,并带给人一种时光真得在流逝的味觉体验。

一天又一天,周泽楷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了解着叶修,同样,叶修也在一点一点地了解着周泽楷。

叶修知道,周泽楷有一份很重要的职业,因为这项职业,所以他需要不停外出工作。

叶修知道周泽楷比起咖啡,更喜欢牛奶巧克力,因为牛奶巧克力更甜。

叶修知道周泽楷很爱笑,笑起来头上的呆毛也会一晃一晃的,努力和主人一起传达出内心的喜悦。

叶修知道周泽楷其实很害羞,稍微嘲讽两句,就会当真,像一个乖宝宝一样,让他开不起嘲讽。

周泽楷和叶修就这样过着日子。

直到周泽楷发现,他突然不想去找【时光】了,因为一旦找到【时光】,让它恢复,周泽楷就没有留在叶修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理由了,可是,身为一个【钟表匠】,他的职责让他不得不找回【时光】。

所以,周泽楷显得垂头丧气,呆毛也耷拉下来,没有什么精神。

叶修什么也没说,尽管他从周泽楷脸上看出了很多东西。

 

再然后的一天,周泽楷像往常一样,来到叶修的店,但在门口,周泽楷站定了,想着不能再让前辈看到他这副样子,于是暗自在心中给自己道一声加油,用力在脸上拍了拍,拉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才走进店中。

迎接他的不是叶修,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人,还是一个女人。这个认知让周泽楷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头上的呆毛不自觉发出一种危险的信号。

女人轻笑一声:“果然和他讲的一样,好呆萌啊。”

周泽楷头上具象化出一个问号。

女人又笑了笑:“我叫苏沐橙,是叶修的妹妹,他应该和你说过吧。”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听说过。

苏沐橙继续说道:“我原本在嘉世也担任糕点师,但是我看不惯那帮主厨的作风,尤其是还把叶修哥弄走,所以我也辞职了,现在本来我是在这条街对面那家兴欣糕点店工作,但叶修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要出国去深造,让我接手这家店,噢,还有,叶修哥最后给你留了一份糕点,就在那边桌上,好了,我还有点事,钥匙在桌上,回头离开的话自己把盘子洗了,锁好门把钥匙放到兴欣去就好了,拜。”

然后苏沐橙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周泽楷看着桌上的糕点,前辈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始讨厌我了吗?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唯有的提示,只是这盘糕点,是周泽楷第一次到这里来吃的,【轮回】。

一口,两口,再甜的的奶油都没能让周泽楷品出甜蜜,反而,满嘴苦涩。

最后,周泽楷没有吃完蛋糕,因为他发现蛋糕里面夹了个东西,是一个用塑料袋包裹好的怀表,作为一名【钟表匠】,周泽楷知道,这就是【时光】在世界出现的模样,原来,叶修一早就知道吗?

周泽楷不知道是他是如何打扫干净叶修的点,如何关好门去兴欣归还钥匙的,如何将【时光】放回它本应出现的地方的。

当他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在【钟表店】里的,果然,没有叶修,周泽楷完全没有精神,呆毛下垂,神色黯淡。

“年轻人要有活力啊,小周。”

果然,叶修不在,都出幻觉了,周泽楷的头垂得更低了。

“啧,小周!小周!”

诶,是前辈!!!!!!

周泽楷抬头,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叶修前辈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前,前辈,理,理由,这,这,这里!”

“我也是【钟表匠】啊,亲爱的后辈小周~”

周泽楷想起他们刚认识时,叶修坚持要周泽楷称呼他为前辈,原本是以为叶修要教自己做蛋糕,所以这么说,没想到前辈也是【钟表匠】,怪不得叶修有【时光】,怪不得叶修的店与时间有关,怪不得叶修对时间的掌握如此之好。

“当年哥干得累了,也不想住在这里,所以打了申请报告去到另一个世界暂居一会儿,现在也该回来了。怎么,小周愿不愿意和哥一同住啊。”

周泽楷呆掉了,显然信息量略大,叶修耐心地等待着,然后被突如其来的周泽楷抱了个满怀:“前辈,喜欢,最喜欢!”

叶修同样抱住周泽楷:“我也是,小周。”

 

后来,叶修与周泽楷一同住在了【钟表店】,偶尔会回那个世界看看叶修那时的友人,两人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

 

对他们而言,时间已经不重要了,有你,有我,有爱,还要什么呢?

 

 

END

评论
热度(19)

© 墨言 | Powered by LOFTER